新闻中心
  当前位置:首页 -> 焦点新闻 -> 原创首发:搬家-贺宗显《白浪情》群友

原创首发:搬家-贺宗显《白浪情》群友

发布时间: 2019-09-26 17:08

[原创首发]搬家

贺宗显《白浪情》群友

*

俗话说得好,睡得好不翻,住得好不搬。可如今搬家是乎成了一种时尚,贫困地区向较富裕的地区搬,富裕地区的向城镇搬,小城市向大城市搬,大城市向北上广搬,北上广向国外搬。可我在广州看到不少黑皮肤的人,听说他们就住在广州。看来国外也兴搬家。

我这大半生共搬了六次家,但都与贫富和住得好不好无关。

第一次搬家,是因为修漳河水库移民,那时移民不似现在,先要补好移民费,且数额巨大才肯移走。国家还配套许多优惠政策。而那时好像没有私有财产的概念,连人也是集体的,安排谁去修水庫,搞建设,谁就自带口粮,没有工资,每天只有0.4元钱一个标准工的生活补助。国家那时之所以可动员广大民众,修建八万座水庫。就是靠的人民自已当家作主,心甘情愿地无私奉献。

国家为了不开支经费,为移民户安置住所,将移民点的住户房子留下,向周边迁移,投亲靠友挤着住,腾出一块无人区,让搬去的移民基本上不散团,在一块居住。但只能是几户住一处住房。

原创首发:搬家


那时,上百多里的路,沒有车辆可乘,只能跟出门旅游似的带几件衣服就算搬家了。五九年时我哥才十四岁,我也只有十一岁,弟弟才八岁,别说帮忙搬东西,能跟着爷爷,牵着耕牛一路走就很不错了。记得走的时候,什么东西都沒带,却不忍喂养多年,时不时还可以逗着玩的猫无人喂养而挨餓,就将猫用口袋装上,绑在牛背上带走了。当路过一处小集镇,来到一段土公路上,正走着,从后面开过来一辆汽車,这牛还从未见到跑得这么快的庞然大物,吓得一下挣脱缰绳,逃跑了。这牛跑起来,是两前脚同时向前窜出一段距离,两后脚同时跟进,一蹦一跳。经这么一折腾,原本绑在牛背上的猫,转到牛的腹部,被牛腿碰得大喊大叫,心想这下糟了,猫一定要被牛腿绐碰死了。这牛毕竟也是在陌生的地方,跑了一段距离后,停下来回头,见主人还在路边未动,就不再跑了,我连忙赶过去,用手触摸装猫的口袋,猫还在动。知道猫並无大碍,就又将猫转到牛的背部,继续前进。傍晚的时分才到达目的地。

原创首发:搬家


初来乍到,最不习惯的就是烧柴问题,老家时,山上树木有的是,烧的全是干劈柴,我们居住的移民点是名为何场的地方,山上只有茅草和细柯子,烧起饭来常弄得满屋是烟,薰得眼泪直流。一顿饭要烧好长间。再就是原来搬走的老乡有在外面过得不好的,又陆陆续续地回来了。我们本就是住着人家的房子,也沒理由不让人家回来,这样一来,原本只住一户的房屋,现在住进了三户,真是捅挤不堪。这样免强过了半年时间,刚好五九年,六O年两年一直干旱,老家的房子还沒有被淹,于是大家一商量,一夜之间全部搬回了老家。

原创首发:搬家


现在说说这漳河水庫。漳河水庫是由一条大河,可行船。还有一条小河,叫黄家河,分别筑有大坝。中间将山挖断,家乡都叫它新河,构成一座水庫。在六O的时候突降大雨,将堵住新河的小坝冲断。大河的水顺着新河流到我家乡的小河鸡公尖。此处范围小,水位升得很快。那些住得较低的住户屋里很快就进水了。加上又是夜晚,睡梦中听到有人喊涨水了。赶紧点灯一看,满屋全是水。因是土墻,耽心房屋倒塌,什么东西都没来得及拿,就逃了出来。我家的住处较高,房子虽然没被淹,可是随着水位逐渐升高,耕地很快就淹没了。农民沒了耕地,光有房子是沒法生活的,且我们所处的位置五丰大队和青年大队都在水位线以下,被淹是迟早的事。但又舍不得自已的家乡,只好有与相临的双岭大队联糸,接纳了我们。但住了不到半年,随着水位不断升高,农田面积越来越少,养活他们自已就成了向题。我们也看在眼里,确实是实际情况,也有继续向老山搬的。到了这时,才不得不离开家乡搬往当阳县春山大队。这时我又稍大些了,可以帮忙搬些小用具。一次星期天,我背上一条小扁担。到离新家几十里远的双岭大队窝子屋场帮忙搬家。快到时,碰到一伙伴正赶着牛往家走。我已走了几十里路,正走累了,便要求骑着牛走一段路,这位小伙伴欣然应允,便将牛牵到有土坎的地方,让我骑了上去。谁知这小伙伴没安好心,等我骑上牛背后,用棍子在牛屁股上猛抽两下。这牛立刻就狂奔起来。不多远就将我摔到一条水沟里,将扁担都摔断了,幸好没有骨折。巧的是这位小伙伴后来成了我老姨,即老伴的妹夫。可不幸的是,这位老姨还不到五十岁,在一次开着三轮车帮别人送货到当阳的途中,突发疾病,将车停在路边,一路西去了。

我叔叔他们则通过亲戚关糸搬到了春景大队。又住了半年时间,恰巧我叔叔他们那里有位寡妇改了嫁,空出了房子。加上我们一户住在春山六队,人生地不熟,觉得一家人住在一起更好些。再说经过多次搬家,除了必须的鍋盆碗筷,和换洗的衣物,已再无其他所有。但不管走到哪里,有一条耕牛一直带着。当我们搬到春景去的当天夜晚,牛就走失了。在周围寻找无果后,决定返回离此地十几里的原地看看。果然不出所料,这牛还真神了,牛栏门都是关好后用门扣扣着。它仅弄开了这里的门,摸黑跑了十几里路,还沒迷失方向,又弄开了那里的门。我家是头公牛,当我们找到它时,它又和原地家的母牛一起呆在栏里,看来这畜牲也是有情感的。

原创首发:搬家


在春景一住就是三十九年。将原来的旧房几经改建,扩建成五大间,十小间的砖瓦房。我亲自栽培的香樟树都长到直径近四十厘米的大树。

因我是村里的乡村医生,村里还给我配套了三间小房作村卫生室。那还是宜昌粮食局的知识青年到我们大队时,由宜昌粮食局出资建造的房屋。再后来由于改革开放,所有集体财产都进行变卖。当然我那村卫生室也没能幸免。

没了卫生室,集体也不可能开支重建。刚好还有一栋仓庫共八间,由于年久失修,塌了两间。我就向村里申请了这块空地,(此时大队已改成村了)自己出资,按照当时卫生糸统的要求,五十平方米,六面平整的标准,建了栋村卫生室。剩下的六间仓库不久又塌了两间,还有四间也是摇摇欲坠,眼看也是管不了多久。又没有别人愿意购买,村里只好出面,六百元一间,共二千四百元卖给了我。我家是在五组,村卫生室又建在村委会所在地四组,每天上下班都要跑路,很不方便,于是就将仓库拆掉,建成住房。再一次由五组搬到了四组。只是此次搬家都没前五次那么简单了。五组的房子,正赶上云南来人买屋房,就卖给云南人了。

原创首发:搬家


随着年龄增大变老,乡村医生也退了休,又无能力种田。儿子,女儿都在当阳市有了工作,並购置了房屋,老伴早几年就到当阳市给儿孙当免费保姆去了。我这身体也是人老病出,什么高血压,心脏病都光顾在身。毕竟已是奔古稀的人了,把我一个人留在离当阳市六十多里外的乡下也不放心。我们早有约定,手机二十四小时开机,若什么时候打电话,无人接听,就回来看看还在不在。一次我将手机忘在家里,跑到邻居玩牌去了。老伴连打了几次电话都无人接听,一时又走不开。就打电话离我家较近,且平时和我玩得来的同乡到我家查看。家里沒有,后来在邻居家找到了我。就说了句:你还在嘛,怎么不接电话?害得我跑来看你!于是儿子就让我用铁将军把门。把我也接到了当阳,成了一位地地道道的闲人。倒是多出了许多和战友相聚的时间。也感受了几年和还在继续感受城市居民的生活。

原创首发:搬家

(作者贺宗显)

2019年5月25日于当阳

*

责编:方迎欣《白浪情》

转载请注明来源:www.jiafugui.com